【老农有话说·二十一期】企业没能力跨省抓人时,那该怎么办?

发布时间:2018/6/1 0:00:00浏览次数:725

老农我最近忙于县域工作,有较长一段时间没有更新专栏,接着,有些读者朋友发来了关怀信息,关心本是好事,只是看到内容却让我忍俊不禁,他问我“你是不是被跨省了?” 跨省了、省了、了...



毕竟,检测过那么多的产品,走访了那么多的企业,万一要是曝光了啥不该曝光的东西,那的确是会惹人联想,莫不是也得罪了什么不能得罪的“扛把子企业”,被动“人间蒸发”了?小声BB在这儿,先谢谢朋友的关心,然后,也谢谢那些我走访过、并且批评过的企业的“不跨之恩”!


面对谭医生的前车之鉴,我就不去趟这个浑水了,今天我们不谈药酒的成分与危害,我们把这个问题交给国家,交给社会。因为在我看来,“鸿茅药酒”的背后,除了被人民日报等媒体连续责问的“保护伞”、“公器私用”问题,还应该有一个显而易见,却被众多企业选择性忽略的大难题,这个问题,不仅仅关系到一家酒企,而是关系到中国千千万万的企业。

 

▋▍▎▏为什么你们苦心经营的品牌那么脆弱呢?

 

让我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大家看看是不是似曾相识:企业的产品为了营销,每年投入巨额的宣传经费,花大钱请来专业广告公司,为产品量身定做一套逼格满满的营销方案:花最土豪的钱、请最大牌的腕儿、选收视率最高的卫视、用最黄金的时段、喊出最洗脑的广告词,装最像样的蒜!


这就是典型的把“面子”做得登峰造极,却把“里子”做得满目疮痍。就这样的企业,难道在咱们国家还少么?


有时候,我不得不感慨,我国不愧是一个诞生过“四大名著”的文明古国,很多企业都有着强悍的编故事的能力,不仅能够妙笔生花,甚至能够无中生有。当年各类伪“保健食品”大行其道,各类药品也曾违规宣传、剑走偏锋。试想:每天滴两滴就能治好白内障的眼药水,包治百病的养生酒、根治关节炎的除湿胶囊、能够延长人类10%寿命的凉茶……我不点名,我想你们都知道他们是谁。

用了那么多钱,博得那么多消费者的眼球,为什么这些广告还是被众人口诛笔伐,在市场上饱受质疑,甚至在遇到“挑战”的时候,只能靠“跨省执法”来平息舆论呢?


▋▍▎▏细下看来,无非两点:其一,企业没有建立足够完善的质量保障体系。


这样的问题,食品行业曾广泛出现,你们熟悉的三聚氰胺、苏丹红,这类不可检出项的被检出,就是最好的印证!抛开人为的因素,企业缺乏严格的追溯体系以及检测体系、流程监管,各类执行环节缺乏标准化管控,都直接导致了漏洞的存在。换言之,当一套严格的质量保障体系能够有效建立,能够将人为因素带来的品质问题降到最低。


而这样的一套机制,所产生的检测信息、管理标准、种养殖规范……这些冷冰冰的理化信息与规章流程,在新时代的媒体人与品牌建设者眼中,却是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


▋▍▎▏而这就是我要说的第二点:太多企业缺乏将品质标准与营销相结合的能力


让我们看几个广告案例:


农夫山泉当年的广告是“农夫山泉有点甜”,听起来略显主观,而如今的广告早已变成“大自然的搬运工”,这是在强调原产地,突出的是源头追溯的概念。

OPPO手机的广告: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这是在强调产品亮点,并且这样的一句广告词,基于的是第三方检测公司的权威测试,这是一种第三方公信力加持。

再让我们看看农产品中的明星——褚橙。他有一句让吃货牢记的广告语:褚橙,24:1的黄金甜酸比。什么味道的橙子最好吃,见仁见智,但是褚时健告诉你,他觉得24:1,是他眼中的黄金比例。而他,只卖这个甜度的橙子,这是在强调产品标准,这是标准化的概念。诸如这样的案例还有很多,“四百天老鸭”的留夫鸭、“两小时鲜奶”的现代牧业,数不胜数。


▋▍▎▏要怎么实现这样的品牌塑造呢?


我知道有些读者比较懒,我就帮他们归纳了一下:归根结底,你得先有一套完善的质量保障体系,让追溯信息、检测信息、体系管理、标准化规范,变成最有用的武器,靠编故事和卖情怀只是一时,靠品质吸引的客户才能做到极致!

 

毕竟,跨省有风险,宣传需谨慎!


备注:【老农有话说】栏目是由甲骨文科技集团控股子公司维甄科技基于产品质量安全溯源领域打造的专业评论类栏目。

刊号:老农有话说·第二十一期

作者:张喻威

编辑:王   婉

图片来源网络

    

世间有百态,论调何其多。

万千盘中事,老农有话说。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END-

精彩回顾

【老农有话说·二十期】中美贸易战才开始,日本的“汉方药”却早已入侵内地市场

【老农有话说·总结篇】穿行十六省,品控在前行——甲骨文品控溯源团队2017年工作简报

【老农有话说·十八期】用形象工程思路做“追溯”? 对不起,行不通

【老农有话说·十七期】从星巴克到Ole,大牌子也该为不靠谱反思了

【老农有话说·十六期】失信的恶果:毒奶粉摧毁肉体,三原色践踏灵魂

【老农有话说·十五期】国家的新通知,让老农我虎躯一震

【老农有话说·十四期】阳澄湖大闸蟹连起来,能绕地球一圈了吧?

【老农有话说·十三期】“求锤得锤”的薛之谦,还好没遇到方舟子

【老农有话说·十二期】农产品溯源,已经被形式主义带“坑”里了

【老农有话说·十一期】中年危机=男人的保温杯 女人做烘焙?

【老农有话说·第十期】姑娘,别闹了,你这样不会瘦的

【老农有话说·第九期】吴京做错了什么?让娱乐圈“不待见”?(下)

【老农有话说·第八期】你搞不好农业品牌,是因为你不读金庸(中)

【老农有话说·第七期】硝烟已现,农业品牌的三个“战场”(上)

【老农有话说·第六期】“王者农药”中毒,孩子还有救吗?

【老农有话说·第五期】刘国梁事件背后,是我们对真相的渴求

【老农有话说·第四期】每个人心里,都有一间“深夜食堂”

【老农有话说·第三期】看了《人民日报》,老农我有点担忧

【老农有话说·第二期】这一次,感谢崔永元的支持

【老农有话说·创刊号】拿着“三好学生证”,但感觉并不是太好 


Copyright 2005-2025 技术架构:甲骨文超级码科技股份   版权所有 Inc. All Reserved. 浙ICP备09106406号-9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041号

 

超级码系统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