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迹小甲出海,玉环建成全国首个海产品可追溯平台

发布时间:2018/12/27 0:00:00浏览次数:141


导读:

玉环市海洋水产品追溯体系是浙江省首个“海洋捕捞溯源系统”,拿起智能手机微信扫一下装着虾米包装盒上的二维码,立刻呈现该批次产品的海上捕捞区域、捕捞总量、生产加工时间、捕捞运输船只、产品检验报告以及公司简介等等信息……还能查看到运输船只、海上加工中心的GPS定位及加工过程,实现每样产品“从海洋到餐桌”全程透明化。


自开始着手玉环项目,浙江甲骨文科技集团便力争完全实战,力争更接地气,力争更符合海洋捕捞过程。为此甲骨文科技集团付出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各个部门多位小甲前后共随船出海三次,共十余天,累计航行1000多海里。


今年3月出海做玉环市海洋水产品追溯体系实用性调研评估;7月出海为船上员工做溯源节点信息记录操作培训,并收集客户需求;11月,在玉环市海洋水产品追溯体系正式使用前,出海做智能硬件使用调试。


关于“出海”经历,小编简单采访了一下3月份随航的甲骨文科技集团市场营销中心高级政府事务经理闫佳敏和11月份随航的资深产品经理章程




3月 闫佳敏出海


今年3月24日,披彩戴红的母船——“东海渔仓”“浙玉渔加99999”船缓缓起锚离岸,带着6艘子船向东海作业区驶去。这意味着玉环市“海上加工中心”、我国首个海捕虾全产业链海上加工中心正式投用。


这是闫佳敏第一次出海,同行的还有玉环市海洋与渔业局工作人员,东海渔仓现代渔业公司董事长,以及五名当地记者。



第一个问题,我就直接问闫佳敏第一次出海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并提示她可以讲些艰苦的事情,闫佳敏诧异地说道,“不苦的,很轻松呀!墨绿色的海水,蔚蓝色的天空,特别美。”好吧,女汉纸闫佳敏竟然诗意起来,看起来她这次出海经历确实很不错。



Q:你乘坐的船是怎么样的?


“我们上的是全国首个海捕虾全产业链海上加工中心加工船,船的名字是浙玉渔加99999,是不是很酷”闫佳敏说。


“我和两个女记者是目前登上这艘船的仅有的女性哦”


“船开了13个小时才到达目的地——钓鱼岛渔场”,第一次接近传言中的钓鱼岛,闫佳敏笑称:“我可是离钓鱼岛最近的女人”。



Q:船上的生活怎么样?


问起在船上的生活体验,闫佳敏哈哈大笑起来。


“我们在船上待了三天,我的状态好极了,第一次出海竟然不晕船呢,特别轻松。但是当时的两名女记者都晕得吐了,其中年龄小的女记者差不多是个废人了,可惨了,晕得昏天暗地,三天大概只吃了一个多馒头”


“有很宽阔的会议室,吃住都和酒店差不多”


“航程很长,无聊的时候我们就看看风景,和船老大聊聊天,船老大特别能聊。”说到这儿,闫佳敏犹豫了一下就笑道,“到处是水,大部分时间都没什么事情,船上也没有娱乐,船老大偶尔和船上的人喝酒划拳,大家自娱自乐也挺有意思”



Q:在船上具体做了什么工作?


“我大部分工作是在船上观摩加工作业流程,新鲜透亮的海捕虾通过移动吸泵直接从渔运船进入生产线,清洗、蒸煮、二次烘干、筛选、虾壳回收等一系列操作都是智能化,仅需26分钟,成品虾米就下线装进冷库。


第二件事是为船上员工做数据登记指导培训,他们原先的纸质数据记录并不详细,之后上追溯系统,小虾每个加工流程的机器设备、操作现场、工艺、负责人都需要一一记录。


第三件事就是测试PDA等智能设备分别在白天和晚上不同环节下的作业情况。”


“船上的工作时间不定,有时正常,有时日夜颠倒,取决于捕捞船的收获情况。”


“其实很想动手,但为了安全着想,船老大不允许我们上手操作。





Q:有什么补充的吗?


闫佳敏思考了一会儿,“我开船了算吗?有照片的哦。


说着把照片翻给我看,又笑着解释道“其实我就是摆摆架势拍个照,船上都是智能化的,这艘海上加工船,开船不用手工操作,船上工作人员也就20余人,船上4条智能化生产流水线,只要6个人操作,非常便捷。”


正当我思考用什么问题做结束的时候,闫佳敏说,“东海渔仓现代渔业公司董事长林招永说过一句话'鱼就是我的命,虾就是我的命,谁让鱼虾不好了,我就和谁拼命'”



相比闫佳敏的轻松,11月份随航的资深产品经理章程就显得痛苦得多。



11月 章程出海


章程也是第一次出海,问起出海最深印象,我这次聪明地不做引导,他反而答到“一言难尽...”,听起来经历不太美妙,看来他有许多苦水要吐。


Q:在船上遭遇了什么?


“我们乘坐的是渔运船”他指着照片说,“就是浙玉渔加99999旁边那艘小船”


“出发的那天,其实相比原计划已经延后了好几天,渔民们告诉我们,风浪太大,出海很危险。于是选了个‘风平浪静’的日子出发了。”


他把“风平浪静”四字说得太咬牙切齿,以至于我立马意会了。


果然,章程苦哈哈地吐槽道:“事实上,时常有浪打到船上,船摇晃的厉害,在船上根本站不住,才2个小时,我就晕了。一整天什么都吃不下,而且想休息一下都不行,窄小的硬板床神马的还能接受,但还有发动机震动的声音环绕不绝,船上柴油味、鱼虾的腥味混杂在一起,不知道哪种更难闻”。


我想,渔民大概骗了他。





“但是比起第二天,这真的是风平浪静了。”章程手扶额头,颇有点心有余悸地说。


“在船上晕久了,第二天我就适应了,以为终于可以和渔民们一起工作了。但是,我的天,谁知道第二天突然刮风下雨了,然后,很悲催,我又晕了”


哈哈哈哈!听他的讲述,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我问他,起风浪的时候害怕吗,当时也没有考虑问一个男人害不害怕是不是不太妥当。


但他说,“害怕啊,怎么可能不怕,船颠来颠去,肺都要吐出来了,我躲进舱头,浪直接飙到眼前的玻璃窗上,视觉冲击太大了。在茫茫海上,一个风浪摧毁一艘小船太容易了,生命真的很渺小。”




虽然船上生活苦不堪言,章程说自己清醒的时候很少,但还是在船上做了不少事情。


Q在船上具体做了什么工作?


“第一,了解玉环小虾从捕鱼、运输到加工的全过程。渔运船先驶向捕捞船,海上有100艘捕捞船,都间隔很远,渔运船要在6、7艘捕捞船上收集鱼虾,然后送到加工船,加工船把鱼虾加工好后,渔运船返航将鱼虾送到岸上。


第二,测试PDA使用情况,为船长培训。渔运船上风浪很大,原先渔民做数据记录用纸记很容易打湿,所以做记录的人躲在船舱里,外面的人向里喊话。我们的PDA有防水功能,船长学会了PDA操作,以后他们就可以在外面直接记录了。


第三,根据实际作业了解他们的实际需求。比如了解品类怎么分,鱼虾称重怎么称,原先提交的需求是,只称一筐,其余乘以框数,后来修改了,是每框都称。但了解实际才知道,其实都不对,他们部分不贵重的产品确实是称一筐乘N,但贵重的产品就是称很多框之后取均值进行计算。”


“三天几乎都在渔运船上,在加工船上只待了2个小时,这两个小时我才知道,加工船和渔运船,简直是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Q:有什么补充的吗?


我提示说,比如晕船这么严重,现在知道要怎么克服吗?


“船上的渔民告诉我,他们多数都是十五六岁就开始出海,刚开始也会有不适。他们给我传授了不晕船的经验:第一,要吃饭,第二,要喝鱼汤。”


好吧,希望他下次出海,也记得吃饭喝鱼汤。





海产品可追溯除了让消费者放心食用自家的产品外,企业质量管理更是迈上“新台阶”,行业监管部门也能够通过水产品溯源系统加强监管,形成多方共赢局面,守护消费者“舌尖上”的安全。



闫佳敏说,“伟大的梦想都是用心拼出来的,牛逼的产品都是用汗水堆出来的”


章程感慨说,“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



-END-


Copyright 2005-2025 技术架构:甲骨文超级码科技股份   版权所有 Inc. All Reserved. 浙ICP备09106406号-9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041号

 

超级码系统登录